<nobr id="njrtx"><thead id="njrtx"><i id="njrtx"></i></thead></nobr>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b id="njrtx"></b>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pre id="njrtx"></pre></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th id="njrtx"></th></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周文斌受審自己脫囚服獲默認

          2015-02-27 07:40:00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
          分享到: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即修訂后的第四個五年改革綱要(2014—2018)。賀小榮表示,法官懲戒委員會主要是從專業的角度對法官的過錯作出鑒別,法官懲戒委員會對法官作出的鑒別和判斷對紀檢監察機關的處理決定具有重要作用。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即修訂后的第四個五年改革綱要(2014—2018)!兑庖姟访鞔_,改革案件受理制度。變立案審查制為立案登記制。禁止讓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訴人穿著識別服、馬甲、囚服等具有監管機構標識的服裝出庭受審。制定公正公開的法官懲戒程序,既確保法官的違紀違法行為及時得到應有懲戒,又保障其辯解、舉證、申請復議和申訴的權利。

            立案:變立案審查制為立案登記制

            昨天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即修訂后的第四個五年改革綱要(2014—2018)。

            《意見》共計65條,涉及法院組織體系、司法管轄制度、法官履職保障、審判權力運行、法院人事管理等各個層面。

            《意見》明確,改革案件受理制度。變立案審查制為立案登記制,對人民法院依法應該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訴必理,保障當事人訴權。

            對此,最高法司改辦主任賀小榮指出,大家知道,過去社會上普遍流傳著“立案難”,人民群眾到法院打官司立案環節存在障礙和問題!傲笇彶橹谱優榱傅怯浿埔院,我們將在立案環節上推出一系列改革舉措”。

            “這次改革之后,由審查制變為登記制以后,當事人提交的材料,我們必須先收下,人民群眾跑那么遠來,非常不容易,有材料先收下,需要補充的耐心告訴當事人再補充什么材料,等材料收齊以后,當即能立案的就當即立案,實在是當即不能立案的,最長也是七天內給當事人一個答復!辟R小榮說道。

            庭審:禁止刑事被告穿囚服出庭受審

            《意見》提出強化人權司法保障機制。禁止讓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訴人穿著識別服、馬甲、囚服等具有監管機構標識的服裝出庭受審。

            賀小榮指出,這項制度的改革標志著我國司法保護人權制度又向前邁進了一步!白鳛橐粋犯罪嫌疑人,他是被指控的對象,他并不是已經確定為罪犯,他只是被控告的人,這樣的人我們不能給他以符號、標注、有罪的標簽,因為他是一個被控告的人,只有經過庭審的辯論以后才能確定他是不是構成了犯罪!

            賀小榮介紹,這項制度改革現在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果,目前,最高法院正和公安部進行協調,擬于近期推進相關改革。

            選任:初任法官一律在基層法院任職

            《意見》指出,針對不同層級的法院,設置不同的法官任職條件。在國家和省一級分別設立由法官代表和社會有關人員參與的法官遴選委員會,制定公開、公平、公正的選任程序,確保品行端正、經驗豐富、專業水平較高的優秀法律人才成為法官人選,實現法官遴選機制與法定任免機制的有效銜接。健全初任法官由高級人民法院統一招錄,一律在基層人民法院任職機制。

            賀小榮介紹,未來四級法院的職能定位將進一步調整,初任法官任職門檻將提高,絕大多數上級法院法官將從基層法院逐級遴選產生。未來修改法院組織法和法官法時,應當適當提高初任法官的年齡。

            追責:制定公正公開的法官懲戒程序

            《意見》提出,對于領導干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的批示、函文、記錄等信息,建立依法提取、介質存儲、專庫錄入、入卷存查機制,相關信息均應當存入案件正卷,供當事人及其代理人查詢。

            此外,《意見》第56條明確,要在國家省一級建立法官代表和社會人員組成的法官懲戒委員會,制定公正公開的法官懲戒程序,既確保法官的違紀違法行為及時得到應有懲戒,又保障其辯解、舉證、申請復議和申訴的權利。

            賀小榮表示,法官懲戒委員會主要是從專業的角度對法官的過錯作出鑒別,法官懲戒委員會對法官作出的鑒別和判斷對紀檢監察機關的處理決定具有重要作用。

            講述

            刑案被告人曾自己當庭脫囚服

            去年12月9日,南昌大學原校長周文斌受賄、挪用公款一案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公開開庭審理。今年1月12日,周文斌繼續在南昌中院受審。

            庭審現場,周文斌指出,一些省部級官員及明星出庭受審時均未穿黃馬甲,他也要求同等待遇。在遭到審判長拒絕后,他自行脫下了黃馬甲。

            昨日,周文斌代理律師朱明勇向北京青年報記者還原事件經過,在他看來,四五綱要中禁止刑事在押被告人穿囚服出庭受審的規定,是對司法精神與人權的尊重。

            北青報:庭審現場情況是怎樣的?周文斌為何脫下了身上的黃色馬甲?

            朱明勇(周文斌律師):當時,周文斌的姐姐和妹妹走到旁聽席第一排,要求審判長允許周文斌將身上所穿橘黃色馬甲(囚服)脫掉。周文斌本人也表示可不可以不穿黃馬甲。審判長當時做出的回應是:“本院注意到近兩年在深圳、河南、北京地區一些庭審時,停止讓被告人剃光頭、穿囚服出庭,但我們沒有收到正式通知!币虼藳]有采納周文斌的建議。此后,周文斌表示:“既然沒有文件說可以不穿黃馬甲出庭,那有沒有文件說非穿不可呢?”他就把身上的囚服脫下。

            北青報:法院工作人員有去制止嗎?

            朱明勇:沒有,法院沒有去制止。從那天之后,周文斌出庭時就沒再穿黃馬甲了,審判長也沒有再就著裝提出要求。

            北青報:在你看來,今天出臺的受審禁穿囚服的規定有什么意義?

            朱明勇:總體來看這是司法進步的一種表現。黃馬甲是看守所在押人員的制服,長期以來它已經被“符號化”了,似乎在暗示這個人就是個罪犯,甚至在當事人的心里,也會產生微妙的心理暗示,當他在行使自己的合法權益時會受到無形的限制,比如在庭上有些話不敢說等等。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之下,疑罪從無、無罪推定等比較先進的司法理念陸續提出,不穿囚服可以說是無罪推定制度在庭審過程當中的一種體現。本組文/本報記者 桂田田

            時間表

            到2015年底

            健全完善人民法院審判流程公開、裁判文書公開和執行信息公開三大平臺。

            到2016年底

            形成定位科學、職能明確、運行有效的法院職權配置模式。

            到2017年底

            初步建立分工明確、結構合理的法院人員管理制度。

            到2018年底

            推動形成信賴司法、尊重司法、支持司法的制度環境和社會氛圍。

          【更多新聞,請下載"山東24小時"新聞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本文相關新聞
          分享到: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孫華飛

          網友評論
          中国人免费观看的视频在线
          <nobr id="njrtx"><thead id="njrtx"><i id="njrtx"></i></thead></nobr>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b id="njrtx"></b>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pre id="njrtx"></pre></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th id="njrtx"></th></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