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njrtx"><thead id="njrtx"><i id="njrtx"></i></thead></nobr>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b id="njrtx"></b>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pre id="njrtx"></pre></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th id="njrtx"></th></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此次全面降準有三大原因

          2015-02-06 08:04:00來源:大眾網綜合 作者:李海霞
          分享到:

          時隔兩年半,央行4日晚間再次啟動全面降準。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稱,外匯占款變化、季節性因素等三大變量成為央行此次全面降準的重要原因。市場預測,根據12月底113.86萬億元的人民幣存款余額來計算的話,這次普遍降準將會釋放金融機構流動性5700億元,加上定向降準的額度,估計總共釋放的流動性超6800億元。

            時隔兩年半,央行4日晚間再次啟動全面降準。中國人民銀行決定,自2015年2月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同時,為進一步增強金融機構支持結構調整的能力,加大對小微企業、“三農”以及重大水利工程建設的支持力度,對小微企業貸款占比達到定向降準標準的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額外降低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對中國農業發展銀行額外降低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4個百分點。

            市場普遍認為,央行此次降準力度和推出速度均超出市場預期。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稱,外匯占款變化、季節性因素等三大變量成為央行此次全面降準的重要原因。

            馬駿稱,我國面臨的國際收支情況已較過去有了很大的變化,目前雖然經常項目還有順差,但資本與金融項目已經出現逆差,外匯占款變化已經不再是創造基礎貨幣的主要渠道。

            “換句話說,由于央行已基本退出對外匯市場的常態式干預,外匯占款已經不是一個投放長期流動性的來源,因此必須使用其他流動性投放渠道和工具!瘪R俊說,在這個背景之下,有必要通過降準來提高貨幣乘數,并配合其他貨幣政策工具,來保持廣義貨幣的合理增速和適度的流動性水平,保證貸款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平穩增長。

            馬駿認為,除了國際收支因素之外,季節性因素也是這次央行降準的考量之一!按汗澲暗囊欢螘r間,需要投放的現金量很大,會出現較大的流動性缺口, 有必要搭配使用降低準備金率和公開市場操作等手段來保證流動性的供節!

            另外,宏觀經濟條件的變化也要求央行通過預調微調來維持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政策的松緊適度,起到穩增長的作用。馬駿說,最近一段時間實體經濟面臨的下行壓力較大,比較有代表性的指標包括繼續走低的PMI指數和繼續減速的房地產投資等;通脹率持續走低,實際利率面臨上行壓力。

            除此之外,馬俊認為,在今天宣布的降準內容中,除了對金融機構的普降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方面是對農發行和符合標準的城商行、農商行的定向降準。

            “這體現了政府繼續加大結構調整力度、支持小微和三農等薄弱環節和重點領域的意圖!瘪R俊說,這次降準和前期降息政策的后續效果應該有助于降低市場利率和企業的融資成本。

            市場預測,根據12月底113.86萬億元的人民幣存款余額來計算的話,這次普遍降準將會釋放金融機構流動性5700億元,加上定向降準的額度,估計總共釋放的流動性超6800億元。

            此次調控不是“強刺激”、全面放水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央行又是降息又是降準。有觀點認為,這是強刺激的開始,宏觀調控似乎已經放棄了定力。對此,該怎么看?

            “我不贊成這樣的觀點!毖胄醒芯烤志珠L陸磊接受采訪時指出,“任何一國央行都是根據宏觀經濟主要指標的變化而進行相應的貨幣政策操作。當前中國經濟進入‘三期疊加’階段,經濟增速由高速轉為中高速,貨幣政策也應針對這一變化進行逆周期調控!

            陸磊指出,目前我國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已連續34個月負增長,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制造業企業經營壓力大,主營業務收入不足。在此背景下,降準的目的在于將金融資源動員到實體經濟中,特別是小微企業、“三農”等經濟薄弱環節。因此,此次調控不是“強刺激”、全面放水,而是預調微調、定向調控。

            另一方面,從各國實踐看,單純依靠貨幣政策的放松不足以維持持續健康的經濟增長,實際上宏觀政策永遠不可能取代實體經濟的活躍度和競爭力,不能對貨幣政策抱有不切實際的期望。但貨幣政策也不是沒有作用,貨幣政策適時適度的預調微調會為經濟結構調整爭取時間和空間,避免外部沖擊給實體經濟帶來不必要的短期波動。

            短期內難現“存款搬家”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宣布自2012年5月份以來首次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并對中國農業發展銀行額外定向降準。這被業內稱為一場“春雨”,更被寓意為央行的“放松”信號,而在國外央行爭相降息的情況下,我國則選擇降準,專家認為,這是針對我國自身發展所選擇的寬松模式,也是沿著深化改革道路前行的有效方法。

            “采取降準而非降息,與我國特殊的貨幣供應的基礎貨幣投放渠道有一定關系!敝袊鴩H經濟交流中心咨詢研究部副部長王軍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目前的情況看,價格杠桿在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當中發揮的并不理想,而當前我國外匯占款快速下降,使得我國通過傳統的外匯占款渠道來釋放基礎貨幣已經很難再釋放流動性。

            王軍進一步分析稱,我國面臨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流動性在春節前會面臨階段性不足。而通過降準能夠使商業銀行擴大吸收存款可貸資金的數量,這也可以認為是數量上的寬松。國外的降息是向實體經濟輸入流動性,而我國降準所達到的效果是相同的,是一種總量寬松的政策。

            中投顧問宏觀經濟研究員馬遙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也認為,央行降準可以增加資本市場的流動性,直接利好金融和房地產行業。

            馬遙還表示,降準有利于釋放商業銀行在央行的保證金,從而增加市場貨幣供應量,有利于刺激生產環節。單純降息,短期的作用不明顯,因為我國居民習慣性儲蓄,即使降準,短期內資金也不會輕易“搬家”。而央行降準,所有商業銀行可使用資金增加,有利于資金乘數效應的發揮,帶動經濟投資的增長。降息可以提高市場交易活躍度,倒逼資金進入銀行之外的其他市場,也有望降低貸款成本,提高產品競爭力。

            王軍還分析稱,從經濟基本面來看,目前我國經濟下行的壓力較大,需求不足與通縮跡象都在加劇,而貨幣政策從總量上支持穩增長、防通縮就必然會在數量上朝著寬松的方向進行調控。

            “總量性的寬松政策無論對居民、企業還是銀行都會在改善未來經濟增長預期上有所幫助!蓖踯姀娬{,在經歷過一次降息和降準后,降息和降準的空間已經打開,而物價持續在低位徘徊也預示著降息和降準的空間會很大,考慮到當前全球的寬松情況,未來將會持續和顯著的改善對我國經濟發展的預期,并且確保2015年有個良好的開局,進而實現全年經濟增長目標。

          【更多新聞,請下載"山東24小時"新聞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本文相關新聞
          分享到: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毛德勛

          網友評論
          中国人免费观看的视频在线
          <nobr id="njrtx"><thead id="njrtx"><i id="njrtx"></i></thead></nobr>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b id="njrtx"></b>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pre id="njrtx"></pre></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th id="njrtx"></th></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