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y77h"></track> <ruby id="ry77h"><em id="ry77h"></em></ruby>

          1. <optgroup id="ry77h"><i id="ry77h"><pre id="ry77h"></pre></i></optgroup>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2021專題匯總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頭條要聞

            林中尋寶——一個國有林場讓綠樹生“金”的轉型之路

            2021

            / 06/10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陳洋洋 張一帆 辛振東

            手機查看

            記者:張一帆 辛振東 陳洋洋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陳洋洋 張一帆 辛振東 淄博報道

              “煙嵐蒼莽,綽有齊封;千里勝概,表為原山!边@是古書中對淄博原山的記載。

              60多年,在歷史的長河里,不過是短暫一瞬。然而,對于原山來說,從1957年到2021年,卻是極不平凡、極難忘的歲月。

              這60多年,原山人在石坡上鑿坑種樹,從懸崖上取水滴灌,石縫扎根、戰天斗地,一茬接著一茬干,終于讓一座座荒山綠起來。

              從群山裸露,滿目荒蕪,狼獾相伴,狐兔奔走在蓬蒿之間,到滿山蒼翠,變成巍巍青山;從發不出工資的“要飯”林場,到迎來百萬游客,員工過上了好日子。

              原山人從“林中尋寶”,走出了一個國有林場綠樹生“金”的轉型之路。

              懸崖上鑿石種樹

              “爸,你剛來這兒的時候,山上有多少樹?”

              “那時候咱山上……”

              在每一個春夏,當山上披滿綠色,原山林場總工程師賈萬利父子都會一起上山,看看原山林場的一片綠色。

              每當這個時候,他的思緒就會回到多年前。原山林場的故事,他給兒子講過無數遍。

              “原山林場最初的時候山上一片荒蕪!辟Z萬利說,1957年,原山林場建場之初,群山裸露,滿目荒蕪,狼獾、狐兔奔走在蓬蒿之間,森林覆蓋率還不到2%。面對“百把鎬頭百張锨,一輛馬車屋漏天”的窘境,原山人在石坡上鑿坑種樹,從懸崖上取水滴灌,石縫扎根、戰天斗地,64年來一茬接著一茬干,終于讓一座座荒山綠起來。

              賈萬利還常講一個“百人傳水”的故事。

              那是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林場從開春以來就沒有下過雨,栽下的樹苗眼看著就要活活旱死。

              大家心里著急,都集體從山下往山上背水、扛水。為了提高效率,原山100多名職工在林坡上排成“之”字形,手把手往山上傳水澆樹。用了三天時間,終于把林區的樹苗全部澆上了水。

              為了造林,還有人付出了年輕的生命。

              “有一次下大雨,林場職工全部上山植樹,雨越下越大,有經驗的老職工看到山上有發洪水的跡象,便招呼大家下山,但職工們依然舍不得放下樹苗,都想再多種一點!辟Z萬利介紹。

              “當年只有18歲的女工史秀芬和一名女同事,為了將工友們背上山的樹苗全部搶種完,一直等到大多數工友都下山了,她倆才放下鐵鍬往山下走。正走到一個河溝處時,山洪暴發了,兩人被沖到河中,女同事在慌亂中抱住了一棵樹,才沒被水沖走,而瘦弱的史秀芬一下子就被水流卷走了!辟Z萬利說,工友們得知后,不顧山洪再次暴發的危險,全部回去救援,在河里拉網、沿河尋找,有的到村里打聽情況。第二天,工友們終于在水庫找到了史秀芬,原來她被水沖出了十幾公里。下葬那天,工友們將她在大雨中種下的上百株樹苗上綁上白花,以此來紀念她。

              年近80歲的林場老員工段新安也記得那時的歲月。

              段新安老人是林場最早種樹的一批人之一,他曾多次向年輕人講述過當年那些令人震撼的故事。

              “干活就是鋤鐮锨撅、擔杖、籮筐等,每天上山的任務就是刨窩、栽樹、整地、育苗,運輸工具就是小推車和一輛馬車!倍涡掳不貞,他剛到林場工作的時候,按定量去食堂打飯吃,吃不夠的時候就弄點野菜。當時大家都不在乎飯菜味道是啥樣,能吃飽就算是好生活了。當時林場沒有水喝,都是大家每天輪流下山挑水。

              據他回憶,雨季造林時,大家排著隊上山種樹,干起來顧不上休息,山上又沒有遮掩的地方,再說那時都是雨季造林,叫“三不栽”:不下雨不栽,不下透地不栽,不連陰天不栽,往往汗水、雨水順著褲腿一起往下淌。

              “三分造林七分管,這片林子長起來不容易,說實話就像拉扯小孩一樣,樹小的時候怕不活,活了又怕被牛羊的給吃了,防火期內又怕被火燒了,再大了怕被人偷了?瓷阶o林就是這么大的責任!倍涡掳舱f。

              看護山林的往事,賈萬利也深有感觸。

              賈萬利對多年前上山的記憶非常深刻。當年,他們上山巡視,山上根本沒有路,需要拄著一根木棍,艱難上山,鞋被尖銳的石頭、樹枝扎透,遇上蛇或毒蟲也是常事。有一次,賈萬利還在山上遇到了一窩正在“發瘋”的馬蜂,他趴在地上半個多小時,等馬蜂飛走了,才繼續上山。

              “爸,你看山上前邊就是咱老山頂的監控點,F在咱們有了新的智能監測技術,這一個監控點就看得過來了!睅啄昵,賈萬利的兒子賈玄璞想念原山,從北京辭職回到了原山林場,成為一名專業防火隊隊員。如今,他的工作用上了新的科技手段,守護著林場的安全。

              “現在我的兒子也成了咱原山林場的職工,看到林場發展得越來越好,作為老一代原山人我心里非常驕傲!辟Z萬利說,希望兒子好好干,珍惜今天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林中“尋寶”

              從“要飯”林場到百萬游客景區

              “媽媽,你看那個樹好漂亮!”在原山國家森林公園入口,一名來旅游的小女孩指著林場的大樹開心地告訴媽媽。

              這個場景并不鮮見。這些年來,全國百萬游客一批又一批從各地涌來。

              然而,這在幾十年前,原山人不敢想。

              當年種了樹,山綠了,人卻依然是窮的。

              雖說改革開放以來,在幾任老場長的帶領下,原山人不等不靠,積極探索以副養林的路子,卻因不懂市場,出現虧損。至1996年底,原山林場負債2000多萬元。那時候原山許多職工被迫自謀生路,生活陷入困頓,有人賣起早點,有人到處打零工。當時,市里又將經營更為困難的淄博市園藝場交給原山代管。

              “當時兩個單位共計外欠債務高達4009萬元,126家有名有姓的債主天天輪流上門討債!痹谠狡D苦創業紀念館講解員孫婷婷向游客講述著當年的困難。

              就在那個時候,孫建博被任命為原山林場場長。

              “孫建博從小雙腿癱瘓,中學畢業后,看過大門,收過破爛,砸過石子……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他成了博山區民政局下屬福利工廠的一名正式職工。后來由于工作出色,孫建博成了一名讓人羨慕的機關干部。相對安逸的生活卻使他有了一種被國家養起來的感覺,總是感到對社會、對他人沒有什么貢獻!睂O婷婷告訴游客,孫建博在到原山林場前,就是一個頗受大家關注的“傳奇人物”。

              1986年,孫建博毅然砸了自己的“鐵飯碗”。

              他從民政局辭職,承包了原山林場下屬瀕臨倒閉的陶瓷門市部,短短幾年間,把一個只有三間平房、六名待業青年的“麻煩單位”變成了年銷售收入達3500萬元、利潤300萬元、江北最大的陶瓷銷售公司。

              正當陶瓷生意紅紅火火的時候,1996年底,組織上任命孫建博擔任淄博市原山林場場長。

              也正是在他的帶領下,原山人決定向林中“尋寶”。

              孫建博上任的第一天,就是到市里去接訪。

              “看到園藝場的100多名職工把人家曬在院子里的大白菜都給生吃了!睂O建博回憶,他當時無比心痛,他先讓人買來了熱氣騰騰的大包子,并語重心長地對職工說,咱們的問題還得依靠自身的發展來妥善解決,任何時候都不能給組織找麻煩。

              一番苦口婆心,終于將大伙兒帶回了園藝場。

              “那時候有120多家債主,天天輪流來要債,每年有五六十個官司要出庭!睂O建博回憶說。

              這樣一個“爛攤子”,孫建博為什么就有勇氣敢接下?

              “當時是有壓力的,但是為什么不能猶豫呢,因為當初入黨的時候,就已經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了組織,包括自己的生命都交給了組織,交給了人民,那還猶豫什么?”孫建博說。

              “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我是一名共產黨員,是黨的人,就要堅決服從組織的命令!睂O建博說。

              那一年,孫建博只有37歲,黨齡剛好5年。

              在原山艱苦創業紀念館里,至今還貼著當時孫建博為了原山發展去求“債主”寬限欠款的故事。

              在他的帶領下,原山人開始了向林中“尋寶”。

              據介紹,他用兩年多的時間,為職工補發了工資,退還了集資,支付補交了養老保險,逐步歸還和消化了全部借貸款。

              “林子是我們林業人的聚寶盆,我們可以依托資源優勢,大力發展森林旅游產業,建設山東省第一家森林樂園!睂O建博回憶說,1998年他提出了一個“大膽”想法。

              剛一提出,卻遭到了林場內外一些人的反對聲。建設森林樂園,林場人當年辛苦種下的樹一棵也不能動,只能拿錢買周圍村莊的插花地,那資金從哪里來?

              “林場沒有錢就自己干!”孫建博堅定地說。很快,冒著寒風,孫建博帶領大家在山上搬木頭、和水泥、砌石堰,干得熱火朝天。第二年6月,山東省第一家森林樂園開園,吸引了全省的關注。不久,全國第一個旅游黃金周到來,原山人以超前的意識和膽魄,為林場賺取了第一桶金。一時間,全省的國有林場都來原山參觀學習。

              “當年就把所有投資就掙回來了!睂O建博說。

              如今,這家森林公園已迎來了數百萬游客。

              為了人民“過好日子”

              工作十年,工資漲了八九次,還分了一套房子。

              這是原山林場員工張寧近十年的生活變化。

              春夏時節,原山國家森林公園游人如織,正在檢票的張寧分外忙碌。

              “我來到原山林場10年了,心里感覺很踏實,對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滿了感情,把這里當成了自己的家!睆垖2001年從一家破產倒閉的單位調到林場。

              “我們家是雙職工,當時兩口子都很久沒發工資,家里連暖氣費都是想辦法湊的!睆垖幷f,那時候一家人的日子很苦。

              “我們家的生活多虧了林場!睆垖幷f,原本對未來有些迷茫的她,一來到林場,就發現林場把她當成了“自家人”,工資和各項待遇都和林場老員工一樣,給了她一家許多關照,心里特別感激。

              “工資幾乎年年漲,生活過得越來越好,我覺得未來充滿了希望!闭f起自己這些年在林場的生活,張寧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來到林場“安家”的不止張寧一家。

              據介紹,孫建博擔任場長、書記以來,原山林場先后按照組織的要求,接管、代管了淄博市園藝場、市委接待處下屬顏山賓館等4家困難事業單位和1家企業。這些職工中有全額事業編身份的,差額事業編的,自收自支的,還有企業編的……

              “老百姓的信心是什么?他不僅想著掙多少錢,關鍵是要看到希望!睂O建博說,身份不一樣、待遇不一樣,還能叫“一家人”嗎?在孫建博的提議下,全場190多名黨員架起了職工家庭的彩虹橋,大家不管有了任何困難都不過夜。不僅如此,原山發展了,富裕了,還通過合作積極帶動周邊的鄉村發展旅游和苗木產業,實施脫貧攻堅。每當看到這些,孫建博總是特別的欣慰。

              為了讓原山人過上好日子,除了森林樂園,孫建博還帶領原山依托林場優勢,走林業產業化的路子。

              “我們從幾萬元開始干,到現在年承接的工程額已經上億元了!痹搅謭鳇h委委員、副場長徐立剛介紹說,2003年,原山在全省100多家國有林場中第一個成立了原山綠地花園綠化工程有限公司,積極對外承攬綠化工程,大力實施以林養林,成為林場的支柱產業之一,也是未來重要的業務支柱產業之一。

              徐立剛介紹說,2015年公司被國家住建部批準為園林綠化一級資質企業,目前,已成為淄博市僅有的三家一級資質企業之一,年承接綠化工程額過億元。

              綠色產業發展好了,原山人的日子也越過越好了。

              “我希望我們林場能一家人一起吃苦,一起干活,一起過日子,一起奔小康,一起為國家做貢獻!睂O建博說,如果員工能覺得我們這個場長腦子靈活、能帶領大家闖市場,能帶領大家掙錢、發工資,這就是最大的認可。

              事實上,為了人民,孫建博常忘記了個人得失。

              他堅信“活著就要永遠奮斗”。據員工介紹,孫建博自擔任場長、書記24年來,每天堅持工作十幾個小時以上,沒休息過一個星期天、節假日。

              2018年,由于長期滿負荷運轉,孫建博一下子病倒了,一年做了4次大手術。那時他向組織立下遺囑:如果救不過來就把遺體捐給祖國醫學事業,用于活著的人;余下的骨灰埋到原山森林中,與同志們一起繼續保護生態林;把他和妻子名下的存款及房產全都捐出,作為向組織交的最后一次黨費;而自己留給家人的只有“合格共產黨員孫建博”這個名字。

              “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沒白沒黑地拼命,究竟是什么理由在支撐著?”曾經,有位節目主持人曾經問過他這樣一個問題。

              孫建博說:我是個殘疾人,像我這樣的殘疾人在舊社會連命恐怕都保不住,更不用說什么地位和作為了。我之所以有今天,是黨和人民養育了我、培養了我,我的生命之樹,只有深深地扎根在原山,才能枝繁葉茂,碩果累累。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如今的原山,完成了從荒山禿嶺到綠水青山,再到金山銀山的美麗嬗變,以實際行動踐行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成為全國林草戰線的一面旗幟和國有林場改革的現實樣板,森林覆蓋率達到94.4%。

              一片荒蕪的原山變成了“金山銀山”,這里的人民也過上了好日子。如今,原山林場職工每年的最低收入都在10萬元以上,職工早就實現了“山上一張床,山下一套房”,在美麗的原山如月湖旁邊還有一套山景房,職工子女到了入學年齡,都能到地區最好的學校接受教育,中考、高考還會給家長放假陪伴;家家都有了私家車,很多護林員開著小轎車到偏遠林區護林、防火……許多在林場干了一輩子的老職工都說,這樣的生活就像從天上掉下來的一樣!

            責任編輯:丁厚勤

            相關推薦 換一換
            中国人免费观看的视频在线
                  <track id="ry77h"></track> <ruby id="ry77h"><em id="ry77h"></em></ruby>

                  1. <optgroup id="ry77h"><i id="ry77h"><pre id="ry77h"></pre></i></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