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njrtx"><thead id="njrtx"><i id="njrtx"></i></thead></nobr>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b id="njrtx"></b>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pre id="njrtx"></pre></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th id="njrtx"></th></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13歲,他離家流落臺灣;56歲,他開始把100多位臺灣老兵的骨灰陸續捧回大陸老家;81歲,他帶著一家老小回到山東菏澤老家,認祖歸宗……

          他,就是被稱為“臺灣老兵”的高秉涵,也是曾經感動中國的那個“抱骨灰的人”。

          2016年7月至11月,大眾網記者先后在山東、臺灣兩地跟蹤采訪、拍攝,記錄了高秉涵攜家眷返鄉尋根的全過程,以及在臺灣尋找老兵骨灰和日常生活的點滴。經過多次采訪和交談,我們通過文字和影像,以第一視角,用敘事和訪談相結合的形式,立體展現這位老人的家國情,也首度揭開他25年來護送骨灰的幕后故事。

          高秉涵的心結是很多臺灣人的心結,也是每個中國人血濃于水的情結。讓我們跟隨大眾網全媒體紀實報道《回家》,看看高秉涵的傳奇故事。

          大眾網全媒體紀實報道——回家

            他說,沒有在深夜痛哭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這痛哭是為了日思夜想的媽媽,是為了魂牽夢繞的家國。他說,每個人都有家國情懷,盡管因為文化不一樣,有的深,有的淺,但家國情懷都是一樣的,是沒辦法分離的。

          訪談實錄

            主持人:高老,首先歡迎您再次回到山東老家。

            高秉涵:很高興見到您。

            主持人:這次回家去了很多地方,首先去了老家的祖墳。有哪幾個地方讓您印象很深刻?

            高秉涵:第一個印象深刻的就是當時我帶著她們(孫女們)跪到我父母的墳前,也就是她們的老爺爺、老奶奶墳前。這一方面是掃墓,一方面是認祖歸宗。我有一個小孫女就掉淚了,認為爺爺這么大年紀了,還在想媽媽。我認為這對她們來說,還是很有影響。

            這次回來,帶著四個孫女,帶著女兒,還有太太,我要叫她們知道她們的生命源頭是在這里,是在山東菏澤,她們爺爺出生的地方。她們老奶奶、老爺爺埋葬的地方。這是我的苦心。

            另外就是,我特別讓她們去看看中國的母親河——黃河。到了黃河,有個記者問,說我們國家最長的河是哪條河?我那個小外孫女就講,說我和你又不一個國家,你們國家是長江、黃河,我們臺灣是濁水溪、淡水河。

            我覺得這就是她們的思想,她們沒有獨不獨立的問題,她們沒有那樣的觀念,是很自然的。這就是蔡英文所說的“天然獨”。每一個家庭的孩子、孫子,我并不是單獨說我家的四個孫女是“小臺獨”,都是一樣,教育都是一樣的。

            主持人:為什么有這樣一次行程的安排?您的初衷是什么樣的?

            高秉涵:在我有生之年,我要叫我的兒孫們都回到家鄉來,要把古文化叫她們看一下。我老早就有這個計劃。

            主持人:那是哪一年您記得嗎?

            高秉涵:28年之前,我就有這個計劃了,要帶兒孫(回來),孫女們都還沒出生呢。說起來,我也感到很無奈,心里面也感到很苦悶。因為臺灣中小學的教育,他們這個“文化臺獨”,就是漸進式的“臺獨”,很積極,一直沒有停止,F在在臺灣生的小孩,孩子在沒有讀書以前,爸爸媽媽講的話是真理。這一讀書以后,一上學,老師講的話、書本里面說的比爺爺說的正確。

            有時候我就告訴我的小孫女,我說爺爺是中國人,你當然也是中國人!盃敔,你是中國人,我不是!蔽艺f為什么?“老師說,以前那個中國,老一代的都是從那邊來的,我們是生在這里的,所以我們是臺灣人!彼膊徽f她是中華民國人。因為小孩她沒有這個觀念,她才5年級,才10歲。

            所以我認為這樣下去,我家里面的孩子們,孫子輩的都變成“小臺獨”了。我就很苦惱。我想等她們長大,稍微大一點了,我要行的話,帶她們回來,一邊掃墓,一邊讓她們認識認識她們書本里面的那些孔廟、泰山、黃河,那都是我們一脈相傳的。臺灣本身沒有文化,臺灣的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文化、中國的文化。我想這樣來教育教育她們,不知道能不能改變。

            但是我認為時間來不及了,我已經老了,我決定提前進行。就正好暑假,我就提前,不要等她們長大,等她們長大,我就走不動了。所以我就帶她們來了,希望能夠改變她們。

            主持人:這次您特別安排了像泰山、三孔這樣的地方,其實是有一番苦心在里邊的。之前您跟我們交流,您也說過,說這些年心里邊很苦。我想知道這種苦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高秉涵:因為我的中心思想就是孔孟的大一統思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種思想,臺灣絕對不能分裂,這是我的大一統思想。

            我說心里很苦,是這些孫子輩的兒女對大陸的陌生,我的兒女,她們已經對大陸沒有情感,對家鄉(沒有情感),她們是臺灣統一或獨立都可以。我是非統一不可,絕對沒有“獨立”兩個字,F在小孫女她們認為臺灣和大陸是兩個國家。所以說你問我苦,我為什么這么苦,我苦就是說這樣下去,自然的就分裂了,越久越麻煩。所以我就感到到苦。

            主持人:像您太太、子女,能不能理解您的這種感受呢?

            高秉涵:小孩理解不了,我的兒子、女兒,我的太太很理解。我的兒女、我的太太,他們能體會到我的苦。過去我很少嘆息,因為我從小獨立奮斗,嘆息、掉淚沒有意義,我很堅強。但是最近尤其是晚上深夜的時候,我太太聽到我經常嘆息。我就感覺到現在我的情緒就有點……感到嘆息,就覺得這一輩子看不到統一了。

            你說我最大的遺憾是什么?有好幾位記者問我,說你這一生最大的遺憾是什么?你這一生得意的事是什么?我得意的事我跟她們說了,但我最大遺憾的事情,就是唯恐不見九州同。

            主持人:您現在能再給我們講一講,就是小時候離開家的那段日子,刻骨銘心的那段日子,也是為什么到現在為止,對家的感受如此強烈?

            高秉涵:為什么如此強烈?就是因為離開家的時候太小,離開家以后,就是想家,別的不想。小孩沒有別的想。所以說對于家的思念,比成年人離開家要深。

            主持人:當時是怎么離開家的?

            高秉涵:當時離開家的時候,那是為了逃命,(母親)叫我趕快走,趕快離開家。臨走的時候,(母親)給我講了一句話,“孩子,你要想辦法活下去,媽媽只要你活下去就好了,其他的我不要求!睘榱艘钕氯,我這一路走來,受盡了苦難,我想自殺好多次,太苦了。我逃難的時候,腿又受傷,痛苦到活不下去了,但每想到媽媽那句話“要活下去”……我才堅強的活了下來,所以是母親救了我。這一別就沒有再見過面。

            主持人:當您得知母親已經去世的時候,是哪一年?

            高秉涵:1980年。1948年-1980年,32年。

            主持人:那您第一次來到大陸,第一次回到老家,是哪一年?

            高秉涵:1991年。

            主持人:是11年之后。

            高秉涵:對。

            主持人:那您還記得第一次回家,給母親帶的是什么?

            高秉涵:因為母親去世是在吉林,在我弟弟家,那時候我弟弟在吉林,她的骨灰在吉林。我第一次回家的時候,母親的骨灰還在吉林。我在1995年,我才跟我弟弟,把骨灰從吉林挪到菏澤。我見我母親的骨灰,是在1995年。

            主持人:聽說,您母親在您離開家以后,每年春節吃飯,都要給您留一碗飯。

            高秉涵:對。我弟弟給我講,大哥,自從你離開家,我們家里每一年過年過節,聽不到笑的聲音。每年除夕的晚上,大家圍著吃團圓飯,母親就在她的碗的旁邊放一個碗、放一雙筷,母親還自言自語,夾塊肉,說是春生,不管你現在還在不在,今天晚上過年了,你就陪母親吃點東西吧。然后母親就流著淚走了。所以弟弟講,你離開家以后,除夕的晚上母親沒有吃過飯。

            主持人:為什么您把臺灣老兵的骨灰送回到他大陸老家來,為什么要做這件事情呢?這與您的從小經歷有沒有聯系?

            高秉涵:因為我離開家的時候才13歲,這一路流浪走來,都是跟著這些老大哥,他們牽著我的手到臺灣的。到了臺灣以后,這些老大哥都去做工、賺錢。我呢,就想辦法去讀書,最后他們還是做工的,老了沒有錢成家立業。我因為讀書的關系,又做了法官、做了律師,我自己有辦公室了,他們這些老哥就把我當成他們的家長。

            我做法官退休以后,我的律師辦公室就等于是他們臨時聚會的場所了。后來我做了同鄉會的會長。大家都認為反攻大陸沒有希望了,鄧小平主張開放,中國強起來了,大陸強起來了,反攻大陸沒希望了。兩岸敵對還是很強烈。那些鄉親們就講,高秉涵,我們的身體也不行了,我們在臺灣孤獨一個人 ,萬一有一天反攻大陸成功了,你小子你最小,你可不要把我們的骨灰忘記帶回去。

            一個人講了,大家鼓掌。他們說通過了。我說你們怎么通過了?他們說鼓掌通過,你沒有理由講,你最小,你有這個責任。我就說一言為定。我說,好,老哥,誰先走還不知道,你們委托我……他們說不管,反正是你后走,你就不要忘記。所以我兩岸開放以后,我就要實現我的承諾。他們牽著我的手到臺灣,我把他們抱回去,一個一個抱回去。

            主持人:到現在為止,已經送了多少位(老兵)的骨灰了?

            高秉涵:不會少于100個了。

            主持人:家里面是不是還有(老兵的骨灰)?

            高秉涵:現在家里邊還有七八個(老兵的骨灰)。這七八個只有一個我要把他送回來,其他的他們家屬已經聯絡上了。我也力不從心了,因為太重了。

            主持人:這個事情您將來還要繼續做下去嗎?

            高秉涵:一直到我不能動了為止。我是老兵中的小兵,我可以說最了解他們的苦衷,老兵的一個觀念,就是活著已經做了游子,死了不要再做游魂。

            主持人:這些年我覺得在您身上看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家國情懷。我就在想,您怎么在心里邊把您個人的小家和我們祖國聯結在一起?依靠的是什么樣一種紐帶?

            高秉涵:其實家國是沒有辦法分的。孟子有一句話,就是“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所以說一個家庭就像我們人一樣,就是我們人身上的一個細胞,家就是國家的一個細胞,一個國家就是這么多細胞組成的。健全的細胞才有強盛的國家。所以說每個人都愛自己的家,愛自己的家,當然就跟國家、跟國就不能分開。所以這兩個是一體的。

            我對于家國這么重視,我認為我這些孫子,將來以后她們都是這一個細胞里的,我希望這個細胞是一個好細胞,在里面發揮(作用),不要是一個癌細胞,在里邊破壞。我的觀念就是,其他都是假的,我自己先做,先從我自己家里面做。我的感覺,我對于家國情懷特別濃。

            主持人:我記得有一個細節,您在菏澤武校的時候,去看望一些孩子的表演,您臨走的時候說了一句話,您說“孩子,爺爺還會再來看你們”,當時為什么說這句話?這句話它有什么含義?

            高秉涵:因為那些孩子們見著我,跟我搶著照相,我很感動。我的意思就是說我不但是希望臺灣的孩子能夠依附到中國,不要忘記是炎黃子孫。我也希望這邊的孩子不要忘記臺灣。我的意思,臺灣是我們自己的土地,不要忘記,不要把他看成敵人一樣。

            主持人:回到臺灣之后,您還有什么新的想法?還會做哪些事情?

            高秉涵:我這次帶著孩子到家鄉來,可以說文化之旅,希望能夠每年放暑假期間,舉行一個山東子弟文化營,讓孩子們自由自在的在這里受到教化。尤其是這些中學的孩子們,他們看看新的東西,他們很感興趣,這是寓教于樂,很有意義。我就這個想法。

            主持人:您這些年,做了這么多的工作,做了這么多努力,您現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高秉涵: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早日看到九州同,這是唯一的愿望。我要多活一天,對我們中華民族,我想能夠多盡一點孝。雖然年老了,80(歲)以上了,也沒辦法再有大的活動了,但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是盡匹夫的責任而已。

            主持人:我們非常感謝高老這些年為之做出的努力,也衷心祝愿您能夠夢想成真。

            高秉涵:謝謝。

          精彩網評

          “臺灣老兵”菏澤尋根是文化自信的真切詮釋

          “臺灣老兵”的鄉愁,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和家國...<詳細>

          時間:7月3日

          地點:濟南遙墻機場

          預熱稿 板塊圖.jpg

          “臺灣老兵”高秉涵攜全家返鄉 本網全程直播

          7月3日18時許,81歲的“臺灣老兵”高秉涵和家人從臺灣乘坐飛機抵達濟南,回他的老家菏澤探親。從今天下午開始,大眾網記者跟隨高家踏上尋根之旅,全程原生態記錄高家尋根的家國情懷。

          時間:7月4日

          地點:菏澤市牡丹區

          回鄉探親 板塊圖2.jpg

          高秉涵祖孫三代回鄉省親 老屋里哼唱搖籃曲憶母親

          “小時候,母親總是哼唱一首寒衣曲,那就是我的搖籃曲!彼詮13歲離家后,再也沒能見到母親,這也成為高老終生的遺憾!昂L習習,冷雨凄凄,鳥雀無聲人寂寂?棾绍洸,斟酌剪寒衣。母親心里,母親心里,想起嬌兒沒有歸期……”高老輕聲哼唱起兒時聽過的寒衣曲,在西屋當中,佇立良久。

          時間:7月4日

          地點:菏澤市高新區

          祭祖 板塊圖.jpg

          高秉涵與家人祭祖 墳前叮囑孫女牢記“根”在菏澤

          “我給孫女取名叫高佑菏,天佑菏澤的意思!备呃现钢@次帶來的最小的孫女說。佑菏剛出生那會兒,辦理姓名登記的工作人員打不出“菏”字,輸入系統里面沒有這個字。高老去跟工作人員解釋,又專門翻查了字典,終于為佑菏登記好了名字!耙欢ㄒ眠@個字,就是為了紀念菏澤、紀念故鄉!

          時間:7月5日

          地點:菏澤市牡丹區

          捐款 板塊圖.jpg

          高秉涵把33萬積蓄捐給家鄉聾啞學校 希望孫女們懂得感恩

          “我帶孫女們來聾啞學校,是想讓她們看到爺爺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希望他們也能懂得感恩,懂得愛這個社會!备呃险f,13歲那年他長途跋涉3000多公里,到臺灣后歷盡艱難困苦,有很多人問過他是怎么克服這么多坎坷的,“我永遠會回答那兩個字:感恩!

          時間:7月5日

          地點:菏澤市牡丹區

          母校演講 板塊圖.jpg

          高秉涵在母校菏澤一中演講:我又回到了母親的懷抱

          “我已經流浪太久了,現在回到母校,我心里面覺得是又回到了母親的懷抱!备呃蟿忧榈卣f,他離開家鄉的時候年紀還小,對家鄉的一草一木都有很深的依戀,如今每一次回到家鄉,都感觸良多,不知從何說起。就在今天來做演講之前,曾有記者詢問是否能看看他演講的草稿,高老說,回母校演講,就是回家演講,回家說話,不需要打草稿。

          時間:7月6日

          地點:荷澤市鄆城縣

          水滸 板塊圖.jpg

          高秉涵帶孫女現場感受中華武術 好漢城里講水滸

          帶著兒孫們回菏澤老家聽一聽水滸人物故事,看一看博大的中華武術文化,這并非高老心血來潮,而是這次回來之前就有的想法。幾天前,高老曾在閑談中提到,幾個小孫女知道水滸傳,也挺感興趣,“我就跟她們講,水滸的故事就在咱們山東老家呀,趁這次回來,就帶孩子們來親眼看一看!

          時間:7月7日

          地點:曲阜“三孔”

          三孔 板塊圖.jpg

          高秉涵攜家人游三孔 近距離感受儒家文化

          “爺爺跟你們講過,孔子被尊稱為至圣先師,就是說他是最高的圣人……”一進孔廟大門,高老就把幾個小孫女拉到身邊,給她們講起了孔子和孔廟的來歷。高老告訴孫女們,他生長在山東,從小受到孔子文化的影響,到了兒女、孫女這兩代人,這種文化的傳承也應當繼續下去,一家人都做孔子文化的后人。

          時間:7月8日

          地點:泰安泰山

          泰山 板塊圖2.jpg

          高秉涵帶孫女登泰山 希望她們記住祖國大好河山

          “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碧┥綖椤拔逶乐稹,享譽海內外。近70年來,遠在數千里之外的“臺灣老兵”高秉涵也從未忘記這座山,不僅因為泰山的盛名,更因為提到泰山,便會想到他的山東老家。7月8日,高秉涵帶著女兒和孫女們同游泰山,希望孩子們親身感受大好河山的壯麗,也永遠記住故鄉的地大物博、美不勝收。

          時間:7月9日

          地點:濟南市長清區

          祭拜老兵 板塊圖.jpg

          高秉涵帶家人祭拜老兵 生是游子死后一定要回家

          自1991年開始義務“尋親”以來,高老已先后將100多位臺灣老兵的骨灰帶回了他們在大陸的老家!敖裉爝^來,就是想看看我的老哥哥。他們雖然已經是骨灰了,但一直活在我心里,今天看見我來了他們也會高興的!备呃险J真地說。

          時間:7月11日

          地點:濟南遙墻機場

          返程 板塊圖.jpg

          高秉涵一家結束“尋根之旅”離濟返臺 期待再相會

          “一定會再回來的!”高老再次緊緊握了握記者的雙手,隨后帶著家人向海關柜臺走去。行了三五步,他停下腳步轉身,隔著熙熙攘攘的人群,跟記者揮手道別,也跟親愛的山東老家說一聲再見。

          中国人免费观看的视频在线
          <nobr id="njrtx"><thead id="njrtx"><i id="njrtx"></i></thead></nobr>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b id="njrtx"></b>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pre id="njrtx"></pre></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th id="njrtx"></th></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