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y77h"></track> <ruby id="ry77h"><em id="ry77h"></em></ruby>

          1. <optgroup id="ry77h"><i id="ry77h"><pre id="ry77h"></pre></i></optgroup>

            光明日報:鄉村儒學重建溫情的鄉土中國

            2014-08-29 09:46:00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
            分享到:

            我們的指導思想是通過儒家的孝道和五倫教育,重建鄉村的倫理秩序和文化生態。我們將這一理念變成定期化的課程,每半月開課一次,以課程為基礎建立一套儒家教化體系,通過教化活動將理念變成農民的生活方式。

              鄉村儒學:重建溫情的鄉土中國

              ——“山東鄉村儒學現象”座談會紀要

              時間:2014年6月21日 地點:山東泗水縣 尼山圣源書院

              主辦:光明日報 山東省委宣傳部 承辦:山東省文明辦 山東省文化廳

              第一部分:鄉村儒學故事

              進村講儒學的學者:不要把自己當教授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趙法生 從去年年初開始,尼山圣源書院組織一批志同道合的學者在尼山周圍開始下鄉講授儒學。義工講師團主要成員有劉示范、顏炳罡、陳洪夫、王連啟、張穎欣、孔為峰、李樹超、趙法生等,圣水峪鎮的孟昭峰、顏磊、范國棟、李俊、種楠和張雨文等鎮干部也加入到義工行列。大學教授下鄉講儒學,看上去很浪漫,其實不然。我們這批義工講師大多出生在農村,深知傳統人倫的瓦解給鄉村帶來了嚴重沖擊。八十多年前,梁漱溟就指出中國鄉村的最大挑戰之一是倫理破壞和文化失調,這一觀察的敏銳和深刻已經為此后的歷史所證實。私塾、鄉紳、耕讀傳統和告老還鄉制度使得鄉村成為傳統文化的發源地和蓄水池,成為“倫理本位、職業分途”的鄉土社會的典型?墒,近代以來,由于儒家教化體系破壞殆盡,更由于所有讀書人都一去不回頭,導致鄉村文化的荒漠化,并進一步導致了鄉村的價值真空和底線失守,數千年來自治的、禮讓的、溫情的鄉土不見了,那個孕育了華夏文明的源頭活水漸趨干涸。余英時斷言,當代儒學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失去了賴以生存的教化體系而變為幽魂,F代新儒家主張返本開新,那么,儒學要走出游魂化的困境,有沒有可能從它的發源地再出發,為鄉村文明的重建和儒學的靈根再植闖出一條新路呢?這就是我們當初開始鄉村儒學的想法。我們的指導思想是通過儒家的孝道和五倫教育,重建鄉村的倫理秩序和文化生態。我們將這一理念變成定期化的課程,每半月開課一次,以課程為基礎建立一套儒家教化體系,通過教化活動將理念變成農民的生活方式。

            夫子洞

              鄉親們一開始對我們有些不信任,問:辦班收錢嗎?課本收費嗎?……為了鼓勵他們走進儒學講堂,頭幾次課向堅持到底的村民發放一個小禮品,如肥皂、毛巾或者臉盆。后來,來的群眾多了,干部就主動將禮品讓給群眾。每次講課都要點名,并對聽課率高的給予獎勵。

              開課后我們發現,給農民講課的難度要遠遠大于給研究生上課。他們需要生動活潑和深入淺出,要是聽不懂半途就退場了,下次也不來了。為此,我們就從人們普遍關心的孝道開始,采取故事化、生活化、互動化的授課方式。果然,頭一次講孝道就有不少老人掉淚。支部書記還發現有些不孝敬公婆的媳婦們也抱著孩子來聽孝道,因為害怕孩子長大了不孝順自己。接下來講《弟子規》,引入禮儀教育,請禮儀專家來給村民演示成童禮、開筆禮、冠禮等儒家生活禮儀。青少年要給在座的長輩們行禮如儀,回去后每天要幫助長輩做一件事,如疊被子、搬凳子、端便盆等,以培養他們敬老孝親的習慣。我們還聘請縣劇團和縣老年大學藝術團隔三岔五到鄉村講堂表演孝親敬老節目,受到了村民歡迎。為了營造良好的學習氛圍,村里墻壁上寫了許多修身齊家的格言,辦起了傳統文化墻報欄,還將《弟子規》和孝道音樂在村里定期播放。

              鄉村儒學不是教授們的獨角戲,要將村民變成學習主體。我們將一個村的村民劃分為四五個學習小組,開展不同小組之間的學習競賽。全村村民投票評出孝親媳婦、模范公婆與和諧家庭,讓文明模范現身說法,用農民的話,說農民的事,教身邊的人。

              鄉村儒學的講師們不把自己當成教授。你把自己當教授,村民就會和你隔得遠遠的。農民和你有距離,他和你講的課就有距離。教授們作為農民的后代走進村民家中與他們話家常,幫助失學兒童恢復學業并幫助孤寡老人解決生活困難。有些村民看見我們,就說“講道的兄弟又來了”。有的給我們送新下來的地瓜、花生等,有的請我們去家里吃飯。我們成了村民的知心朋友。

              鄉村儒學建設的效果出乎我們意料,半年下來,村民開始品嘗出儒學的味道,一年之后家風和村風都發生了顯著變化。連村民的話語系統都在經歷著明顯的改變。一次,學習積極分子開會時,有人提議年底對好媳婦進行表彰,一位村民馬上接口說:“對,《弟子規》上說得好:道人善即是善!币晃粚W習小組組長看到有人在練毛筆字,順口就說“你是‘有余力,則學文’”。北東野村主任龐德海說,我原來以為農民天生就是油鹽不浸、四六不分,是教育不好的,現在來看不是這樣。官莊的村主任湯金金也說,看來沒有天生的壞人,關鍵在于環境和教育。言行變了,風氣變了,是因為心里變了,心里變得柔軟了,這正是儒學教化的力量。目前,圣水峪鎮已經開設了六個講堂,輻射到該鎮一半以上的村莊,每到學堂開講時,村民們就從四面八方趕來,有拄著雙拐的,有眼睛失明讓人領著路的,那種扶老攜幼的情景令人感動,顯然,農民心中沉寂已久的某種東西已經被喚醒了,那被喚醒的究竟是什么?是人性與良知。

            夫子洞

              鄉村儒學得到了山東省、市、縣各級領導的大力支持。省委宣傳部孫守剛部長親臨鄉村儒學講堂調研,并多次就鄉村儒學發展問題作出批示。目前,已有濟南歷城區高爾鎮、青州王墳鎮、泰安儀陽鎮和日照莒縣等多地主動要求書院到這些地區開辦鄉村儒學講堂,鄉村儒學已經具備了推廣的條件。今后,我們將在各界的支持下繼續推進鄉村儒學事業,首先是進一步完善現有教學體系,將其程序化、模式化;其次是具備了必要的資金支持后,盡快在書院組建鄉村儒學義工講師培訓中心,為鄉村儒學在全省的推廣培訓急需人才;三是以孔孟故里為圓心向山東各地推廣鄉村儒學,通過以點帶面的形式,盡快使鄉村儒學在齊魯大地開花結果,為把山東建成儒家文化示范區作出自己的貢獻。

            【更多新聞,請下載"山東24小時"新聞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本文相關新聞
            分享到:

            初審編輯:劉寶才

            責任編輯:王雅淇

            網友評論
            中国人免费观看的视频在线
                  <track id="ry77h"></track> <ruby id="ry77h"><em id="ry77h"></em></ruby>

                  1. <optgroup id="ry77h"><i id="ry77h"><pre id="ry77h"></pre></i></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