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njrtx"><thead id="njrtx"><i id="njrtx"></i></thead></nobr>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b id="njrtx"></b>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pre id="njrtx"></pre></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th id="njrtx"></th></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通過基層的善治緩解輿情壓力

          2016-12-07 16:16:00來源:鳳凰評論作者:

            通過基層的善治緩解輿情壓力

            □ 文 / 胡印斌

            在信息公開的框架下探討政務輿情

            這次國務院關于政務輿情回應的通知,應該放在一個整體的框架下,那就 是政府信息的公開透明。因為從一開始各種信息公開條例的發布,到后來的新 聞發言人制度,都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如果有這樣連續的概念,對應著目前新 聞回應的一些具體規定,其變化和進步還是比較清楚的,比如規定了輿情回應 的責任主體、從以前的新聞發言人或者新聞部門的負責人轉到由業務部門來引 導和回應。

            然而在基層中,我感到實際情況的阻力很大,不一定能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這也是我比較悲觀的一個認知。一句話說,好政策從中南海到下邊要走很長時間, 而在這期間它必然會有很多的折扣。

            中國的問題其實在于它的階層特別多,各個階層、各個方面都會夾雜在一起。 如果掐掉某一個方面,或者放大哪一個方面、突出哪一個側面,只針對約束和 要求,那常態化的公開又做不到了。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大家可以看看一些 政府網站,很多在是浪費國家的錢財,基本上達不到活躍常態化的要求,基本上就是“僵尸網站”。我希望我們不僅在輿情回應上 要有非常嚴格的要求,還應在日常的政務上做到公 開。李克強總理很多的意見都說得很明確,就是政 務公開。他說輿情回應也好,新聞發言制度也好,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落實也好,都要做到政府信息的公開透明。

            應關注輿情背后的本質問題

            輿情回應只是媒介素養的一種體現,也就是出了事以后以什么姿態處理。 當然,理想的狀態是政府、官員應該盡可能的少出事、不出事,不去制造一些 輿情熱點。在對輿情熱點事件處理上,不管說得好不好聽,回應的姿勢是否優美, 只要能真正的把事情處理到位,一般老百姓感受不會那強烈。

            輿情回應當然很重要,但并不能根本上解決國家政府在治理結構層面的深 層次矛盾。就是說我們需要講一些回應的技巧、方法、技術、程序,但更應利 用國辦發布的這個通知為契機,不僅要提高輿情應對的水平,還需把目標定得 更高一點,反思目前社會基層治理中的不足之處。

            我有很多鄉鎮干部朋友,他們說老百姓根本不在乎干部態度是否溫和,大 家更關心的不是你說什么、怎樣說,你是用好聽的話說還是用很難聽的話說,

            他更關心事情最終的本質,也即最終的正義。還有一些鄉干部覺得跟老百姓 接觸不能太溫和,甚至要比較粗野,這樣交流才會更順暢,如果最終能把事 情妥善解決了,百姓的意見也不會很大。這就意味著,在彼時彼地那是符合 情境的,換一個語境,換一個話語場,就會比較有爭議,產生一些麻煩。我 們的輿情回應其實很復雜,要客觀的來看,我更關注的是整個社會治理的改 善和改良,只要治理上有一點點進步,就會從源頭減輕我們前端輿情回應的壓力。

            對新聞發言人的錯誤容忍落到實處

            有人說,現在的輿論似乎已經到了“鴉雀無聲”的境地、媒體在萎縮、 調查記者越來越少了,基本上呈現出來的是各種官方信息的發布。比如文件 的發布,今年要求新聞發布要有回應,要有記者的提問環節,但是實際操作 中很少,這種完全不可能滿足老百姓的訴求。

            所以我有一個困惑,如何能夠把各級政府發布的積極性,以及回應的水 平和能力提高一點,無論是強迫也好,鼓勵也好,有沒有具體的辦法來約束? 因為我們這個制度,如果說達不到中下層,完全是在上層做,很難,實際效 果就是老百姓感受不到上面的溫度。

            關于新聞發言人,在其內部制度下應該明確法律權責。在當前的行政體 系下,新聞發言人常常掌握不了關鍵的信息,在發布會上是現場直播、即興 發言,又要應對各種突發狀況和刁鉆問題,有時說錯一兩句話在所難免。所 以我們要通過制度來保護新聞發言人,至少有一個權責的切割,把所謂的寬 容錯誤落到實處。

            ——摘自:鳳凰評論(2016年9月)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王曉亮

          相關新聞
          中国人免费观看的视频在线
          <nobr id="njrtx"><thead id="njrtx"><i id="njrtx"></i></thead></nobr>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
            <b id="njrtx"></b>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pre id="njrtx"></pre></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thead id="njrtx"><th id="njrtx"></th></thead></menuitem>
                  <menuitem id="njrtx"></menuitem>